委员名称:  密码:
信息搜索:
您的位置:首页 > >本会要闻 > > 市政协文史委和吴江日报“辛亥革命百年纪念”
市政协文史委和吴江日报“辛亥革命百年纪念”
[ 来源:吴江日报│ 作者:本网报道│ 时间:2011/6/20 13:33:38 | 点击:8364]
 

百年风云从容过  多少未竟期后来

——市政协文史委和吴江日报“辛亥革命百年纪念”

座谈研讨会纪要

 

编者按:今年是辛亥革命百年纪念。吴江与辛亥革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辛亥革命对吴江社会形态的变革也有着鲜明的催化作用。519,吴江市政协文史委特邀我市部分文史研究者召开专题研讨会。市政协副主席陈正严、市委宣传部副部长王庆、市社科联副主席叶勇、吴江日报社副总编辑杨晓容等领导参与了座谈。会议由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凌龙华主持。现就研讨发言作一摘要以飨读者。

 

王庆(市委宣传部副部长):对于辛亥革命,我谈一谈三方面认识。第一,辛亥革命是新民主主义革命的源头。辛亥革命从文化、思想、政治和国家形态上作了不可逆转的改变,当时世界先进的思想文化和先进的政治形态,给了我们震撼。但是它有不足,李大钊、陈独秀,我们老一代的革命家,都认识到了辛亥革命的不足,认为需要从更广阔的视野、更高的层面来救中国。所以说辛亥革命为新民主主义革命奠定了一个坚实的基础,甚至也是我们当今社会发展的一个重要基础。

第二,历史选择了中国共产党。最近我看了金一南先生写的《苦难辉煌》,让我深深地感受到,从辛亥革命时期走过来的老一辈革命家和坚定的共产主义者,他们所倡导的这条道路,为什么今天还在走,是因为它符合时代发展的潮流,符合社会进步发展的要求,符合民生,符合民主的意向,所以才取得了今天的成绩。

第三,坚持党的领导。90年来,中国共产党一步一步带领着中国人民走到今天,成为世界强国。我们纪念辛亥革命的意义,就在于坚持党的领导,尊重历史的选择。

叶勇(市社科联副主席):辛亥革命打开了人们认识西方政治、思想、文化的大门,促进了人们思想观念的更新,引进和推广了新的生活方式。辛亥革命在吴江的表现大致来说有这样一个特点,大多数的百姓是被动地接受革命,但是以陈去病、柳亚子为代表的精英知识分子用他们的知识和思想积累达到了某种程度上的先知先觉,他们可以说是与孙中山先生的主张不谋而合。其中一部分人是直接参与革命,更多的是通过在吴江办报纸,组成南社,发表言论等方式来普及新思想和新知识。当时吴江办了许多报纸,这在全国来讲也是罕见的。另一方面,吴江在宣传新思想、新观念的同时,也对当时的地方文化进行了系统的整理和梳理,为我们现在留下了大量的宝贵文化资源。可以说,当时吴江做到了文化的创新与继承并重,这一点是做得非常好的。

杨晓容(吴江日报社副总编辑):对于辛亥革命,传统的说法说它是一次不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新的说法说它是一次彻底的资产阶级革命,我认为可以从两个维度去理解。说它不彻底,因为它仅仅推翻了封建帝制,整个社会的结构和形态没有发生变化;说它彻底,因为它不仅推翻了帝制,而且使得共和观念深入人心。从辛亥革命之后,谁要再敢称帝复辟,必然遭到全国人民的共同谴责,袁世凯称帝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辛亥革命之后,吴江的政治形态发生了根本的变化,两县合并,原来的清朝衙门变成了民国的吴江县政府。另一个根本变化是吴江的教育,辛亥革命前后,吴江出现了大量的新学校。新学校的出现,改变了很多人,例如松陵镇实验小学,今年是建校百年,从这个学校走出了很多各个领域的专家学者。与此同时,吴江的社会形态也发生了变化,社会更加开放,与外界的联系更多,现代工业也从那时起逐步发展起来。可以说,辛亥革命对当时吴江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

辛亥革命对我们今天的启示是什么?我们要着重继承当时革命先烈们所追求的民主、自由、科学的理想和宗旨,通过纪念的仪式和活动,帮助我们更好地推进当前社会改革的进程,实现中华民族新的腾飞。

李海珉(柳亚子纪念馆副研究员):辛亥革命最大的贡献有两点,一是推翻了满清王朝,推翻了封建制度,我觉得这是非常彻底的,像日本、英国也反封建,但到今天日本还有天皇,英国还有女王,而我们是彻底结束了两千年的封建帝制。第二点是成功地培养了新的知识分子。在科举制度寿终正寝以前,读书人读的是四书五经。1905年科举制度结束,同盟会诞生以后,社会上办的都是新的学校。像当年金松岑在吴江办的同川学堂,设有音乐、体育、自然、地理等现代课程,这在旧式的学校里面是根本不可能的。新学校为中国培养了新的知识分子,也改变了一大批旧的知识分子。

辛亥革命只有一年,但是辛亥革命时期就不只一年了。个人观点,辛亥革命时期从1905820同盟会诞生开始,到1917年反对张勋复辟为止,这一时期的全国,当然也包括我们吴江都是投入到辛亥革命的。吴江在辛亥革命中的贡献我想有以下一些表现。一部分人是直接参加革命,这是最激烈的革命手段,南社中的很多吴江籍社员,像陈去病、叶楚伧、费公直、陈洪涛、蔡寅等都曾经直接参加战斗。但是吴江人最主要的是大量的知识分子通过办教育、办报纸、办社团的方式投入辛亥革命。以南社为例,在老南社的93人之中,65%的人是搞教育的,有的是办学校,有的是当教师,有的是编教材,还有一部分人在上海、苏州等地办报,他们为新中国培养了新的公民。我认为这些都是积极参加辛亥革命的表现,建议找一找吴江人中有哪些是同盟会会员,这虽然很困难,但是很有意义。

周德华(盛泽镇志编辑):刚才谈到吴江同盟会会员的事情,上世纪80年代,我编《吴江丝绸志》,到上海访问汪钦成先生,当时他已经95岁了,他是同盟会会员,据他介绍,盛泽的汪鞠如、汪也都是同盟会会员,他们没有直接参加打仗,主要的贡献是在经济上捐款资助革命,这是同盟会在盛泽留下的印迹。

在辛亥革命时期,盛泽出了两个人物。一个是邵力子,他是同盟会会员,祖籍绍兴,幼年时的启蒙教育是在盛泽,后来到南京去念书。辛亥革命时期,他主要在上海办报宣传新思想、新文化,鼓吹革命。另一个人物是沈鹏,他是浙江武备学堂学生,毕业后因眼疾没有参军,经邵力子介绍先后在上海、陕西等地教体育。辛亥革命时期,他回到上海,先是通过沪广铁路运送武器,后来武昌起义的时候,他亲身参与了攻克江南制造局的战斗。1916年袁世凯复辟的时候,他又参加了二次革命,但这次他再次参与攻打江南制造局没有成功,遭到当局的通缉,流亡新加坡。回国之后,他在盛泽办了第一家现代意义的丝织厂,引进了国外先进的织机设备,带动了盛泽丝织业的发展。除此以外,他还积极参与了地方上办电厂等公共事业。

朱建明(市档案局工作人员):对于纪念辛亥革命,我想讲三点看法。第一,辛亥革命对大多数吴江人来说是被动接受的过程,但是对吴江的先进知识分子来说,是一个主动迎接的过程,这体现了吴江人与时代接轨,勇于创新的精神,这种精神在今天依然有充分的展示。第二,辛亥革命更大程度上不是一次革命,而是一次思想的盛宴。作为革命来说,它是不完全成功的,但是从思想层面来说,它是永放光芒的。第三,我们今天重新审视辛亥革命前后的那段历史会发现,当时吴江的很多重要人物都是家境殷实,不光有思想,而且有实业。我想,如果什么时候吴江能再出现经济与文化并重的现象的时候,那就是真正的盛世到来了。

吴国良(市政协文史委原主任):我觉得对孙中山先生、对辛亥革命的评价,是怎样评价都不为过的,因为辛亥革命推翻了几千年的封建制度。同样,我觉得对吴江人在辛亥革命,包括后来的反袁斗争以及北伐过程中的贡献,也是怎样评价都不为过的。今后应该怎样做?我觉得一是要进一步调查、挖掘、研究吴江在辛亥革命中的人、事、物。现在大家了解的可能是局部性的东西,有的挖掘还不够深。二是进一步加大宣传。现在很明显地可以看出来,每年清明,到松陵公园祭扫钱涤根烈士纪念碑的人寥寥无几,大家对他的认识很不够。第三个是对已挖掘出的宝贵史料,要进一步开发、利用好,像柳亚子故居的明火危险很大,陈去病故居有些房子还没有收回等,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这些工作现在要做,过了这100周年还是要继续做,纪念辛亥革命,并不是这一年做好就算了,要有持续性和延续性。

徐宏慧(市委宣传部工作人员):我想谈一下辛亥革命对吴江人的影响。我写好了两篇纪念文章,一篇是讲陈去病与孙中山先生十年袍泽之情,另一篇是辛亥革命的反面角色袁世凯同吴江的费家的关系。现在我正在构思准备写的第三篇文章是对孙中山先生的名字考,因为我发现孙中山先生名字的由来是日本人宫崎寅藏写的一本《三十三年落花梦》,这本书是金松岑先生1903年在上海的爱国学社与蔡元培、章太炎、邹容、章士钊等共事的时候全文翻译的。

张舫澜(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吴江配合辛亥革命以及吴江光复的过程,是在19111115农历九月十五,吴江、震泽两县一起光复。谈到辛亥革命,就不能不讲南社,南社被称为同盟会的宣传部。当时南社中有三种人,有的是直接参加辛亥革命,有的是参加一些具体工作,有的是以文字、诗词作为武器来宣传和鼓动革命。吴江人先后成为南社社员的有139人,在辛亥革命的时候参加南社的有将近其中的一半。以芦墟为例,参加南社的共有19人,在吴江光复前后参加的是17人,他们是受到辛亥革命风潮的感召参加南社的。因此我说,吴江人当时是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辛亥革命中的,辛亥革命时期也是南社最辉煌的时期。

陈志强(市文广新局文物科工作人员):辛亥革命与吴江的关系相当密切,吴江人在辛亥革命中作出的贡献也是非常巨大的。1981年胡耀邦在纪念辛亥革命70周年大会上,提到了33位作出突出贡献的辛亥革命风云人物,其中就包括两位吴江人,陈去病和柳亚子。我觉得,除了这两位之外,我们还有不少值得纪念的人物,比如钱涤根、金松岑、杨天骥、王绍鏊、蔡寅,除此之外还有很多,我觉得这些人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很大的贡献,也留下了很多的史迹,作为吴江人,一定要将他们的事迹和精神发扬光大,建议编辑出版辛亥革命中吴江重要人物的系列专辑。

沈昌华(吴江文史研究者):查清楚吴江参加同盟会的会员有多少人,这件工作非常必要,但难度非常之大。同盟会不像其他社团的入会手续那样复杂,只要有反清的愿望,并有同盟会会员同意,即可入会。比如杨天骥,当时他正在《民呼》报当编辑,他是1905年底参加同盟会的,应该属于吴江最早的同盟会会员之一,但是他后来又发展了哪些会员,就几乎无据可查了。

凌龙华(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对于辛亥革命的认识,我想用三句话来表述:伟大的社会变革,深刻的思想启蒙,丰厚的文化宝库。推翻千年帝制,建立共和政体,其价值是以往任何一次改朝换代的革命所不可相提并论的;国人的思想从专制跨入现代的民主共和,思想和精神获得空前解放,其意义可说是划时代的。纪念辛亥革命,主要在于更好地传承精神,探索道路,帮助我们正确地看待成功与失败、改良与革命、现代化与民主政治间的辩证关系。最近我去南通,看到辛亥革命中献身的白雅雨烈士所写的绝命诗,这首诗被选入台湾学生课本。其中有两句:“革命当流血,成功总在天……希望后起者,同志气相连。”这与孙中山先生的勉辞一脉相承。我们今天纪念辛亥革命,就要尊重民主(宪政)、科学这些普世性的价值,从现实的角度去作一番深入而与时俱进的思考。

陈正严(市政协副主席):非常感谢在座各位老师的精彩发言和精辟观点。辛亥革命是一次伟大的历史事件,辛亥革命时期是一段很重要的历史时期,100年过去了,依然有着非常重要的现实意义。我认为,我们纪念辛亥革命,一是要学习当初有识之士们谋求民族振兴的伟大理想;二要学习他们对当初社会发展,尤其是对民主政治发展不懈的探究精神,无论是建国方略,还是三民主义,都凝结了这些仁人志士们的心血和思想;三要学习他们对于国家和民族前途的那种忧患意识,孙中山先生“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的谆谆教诲就是这种忧患意识的最好体现。

 

王晟   《吴江日报》记者潘

  转载自201169《吴江日报》)

 
相关新闻